小鱼儿
草根诗猜猜猜

【经典】解释《战火连天守家园,临阵脱逃是鼠犬》打一生肖

文章来源:小鱼儿玩家社区

这诗句可以解太多生肖啦,很难解释的!每期我都是跟一位导师拿资料的,他给我提供一个生肖非常准的!以前我也是很迷茫,心情很低落。无意中看到,免费解答!然后加了他们,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真的中啦!后面我一直跟着这个资料一直都是免费的,直到现在跟了十几期才错了两三期!资料真的很准!

当织云第一眼在市集见到那名奴隶,内心很自然地产生了怜悯。

?? 那是一名肮脏、褴褛、低下的奴隶。

?? 那也是一名高大、黝黑、精壮的奴隶。

?? 她看到那奴隶在人口贩子的毒鞭下,坚持不低头、不下跪,之后,那如铁条般坚硬的,就一鞭鞭招呼在那奴隶的肩上、背上与腿上,随着鞭起鞭落,奴隶身上破旧的粗麻衣迸裂,黝黑的,绽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口……

?? 然而那奴隶始终不屈膝。

?? 他还撇过头,朝人口贩子吐了一口唾沫,因为这桀骜不驯的态度,为他招来更毒辣的一轮鞭打。

?? 血,一滴滴自奴隶身上淌下。

?? 他的已几乎被打烂,背上也再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织云知道,再这样打下去这奴隶只有死,她几乎要开口制止那奴隶贩子了……

?? 几乎。

?? 她几乎就要那么做了。

?? 然而,奴隶却在那时抬头,燃烧着怒焰的双眸锁住织云。

?? 那是一双野兽的眼睛。

?? 那里头闪动着仇恨与血腥的火光,浸着淬毒的冷焰,他正在告诉织云,他恨他的命运,恨毒鞭他的人口贩子,恨所有站在市集上旁观的众人……

?? 那可怕的眼眸让织云犹豫了。

?? 接着,织云就听见人口贩子的吆喝声——

?? 「三两银子,买一名精壮结实的好奴隶吆!」

?? 多低下。

?? 多卑贱。

?? 三两银子,买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 这就是被赶上市集贩卖的奴隶,只要出得起银两,谁都能买走一名奴隶。

?? 织云知道,被人口贩子绑来的奴隶,多是在三国边地来的浪人,这些浪人不隶属于任何国家或者城邦,他们被绑走之后,下场皆十分凄惨,往往被当作牲畜一样随意贩售买卖,之后的命运,便是被以贱价买下他们的主人,奴役至死。

?? 这里是织云城的市集广场,是安静朴实的织云城,唯一喧嚣热闹的地方,除了吆喝贩货的当地小贩,还有走南往北的商旅,在这儿除了买卖还是买卖,贩奴一事也不足为奇,在这个由商旅、,国家与城邦构筑而成的中土,身分卑微、没有城邦、国属的浪人,被、贩卖、奴役,在各城、各邦与三国的市集里,这是经常可见的景象。

?? 「织云姐,咱们不是要到野泉溪吗?快走吧!」那奴隶发亮的眼像虎狼一样,直勾勾地盯住小姐,让小雀很不安。

?? 她的小姐是城主的女儿,向来慈悲、善良、仁义,平日施粥、施贫不在话下,更喜爱到佛寺庙塔礼佛,念佛回向,这又更加深了小姐的慈悲心。

?? 小雀暗咒自己太不小心,她该绕过市集,不该经过这里,让小姐见到这样的场景!她早该想到,善良的小姐见到可怜的人,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 然而,小雀的提醒没有得到响应,她的担心还是成真了。

?? 「我给三两银子,换他的自由。」织云开口了。

?? 果然,小雀叹口气。

?? 「自由?」人口贩子笑了。

?? 他不但笑,而且两眼发亮。

?? 这小妞就像一颗光华外露的珍珠,丰润而且甜美,像一颗成熟鲜甜的蜜桃,正等男人的采撷!人口贩子露出贪婪的眼色,第一次,他的贪婪不是因为银子,而是因为女人。

?? 「对,我给你银子,你立刻放了他。」织云说。

?? 「但是,小姐,您既然出了银子,大可以将这奴隶带回府,不必让他自由!」人口贩子道。这小妞美得惊人,说出口的话,却惹他发笑。

?? 「我不将人带走,你立刻放了他。」织云很坚定,同时示意小雀,将三两银子交给人口贩子。

?? 小雀无奈,在小姐的吩咐下,才百般不情愿地取出三两银子,交给人口贩子。

?? 那贩子嘿嘿笑,贼样的眼光像饿狼一样直盯住织云。「既然小姐这么好心,我这儿总共有五个奴隶,小姐要不一并——」

?? 「闭上你的臭嘴!这是什么人,你知道吗?别想趁机使坏,从中得好处!」小雀生气了。

?? 人口贩子愣了愣。「什么人?」

?? 「这位小姐是咱们城主的女儿!」一边有人忍不住插话:「你到咱织云城做买卖,也不先打听打听!」

?? 「是呀!」此起彼落的答话声,从围观的众人间发出。

?? 人口贩子见犯了众怒,忙陪起笑脸,正要说话——

?? 「我付十五两银子,你放这几名奴隶走吧!」织云却先开口了。

?? 「织云姐!」小雀不苟同地瞪大眼睛,接着拉住小姐的衣袖悄声说:「咱们这是要上野泉溪泡水,奴婢身上哪来这么多银两?」

?? 主仆二人一犹豫,旁观的城民又吆喝起来:「唉呀,小姐这可是做好事呀!这银两,咱们该帮小姐凑齐了!」

?? 城民们纷纷响应,慷慨解囊。

?? 因为他们知道,城主的女儿绝对不会亏待自己人的。

?? 果然,织云已回头吩咐小雀。「将各位父老们的大名,与各人付出的银两数详实地记下,回宫城后,立即请管事遣人,将银两双倍奉还。」

?? 小雀虽不苟同,也只好点头照办。

?? 人口贩子得了钱,才笑嘻嘻地命手下,将那五名奴隶松绑。

?? 那奴隶的眼还盯住织云。

?? 他眸中淬毒的光淡了,但那倨傲的眼神,仍然如同兽一样阴冷。

?? 他伤得不轻,却仍坚持站立着,腿背上的鲜血正顺着结实的蜿蜒淌下,令人触目惊心。

?? 织云注意到他凌乱的长发纠结在腰背上,显然已有一段时日未经梳理,长须也漫过整张脸,除了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那高挺的鼻梁也令她印象深刻,然除此之外,那长须遮住了他大部分的样貌,她实在看不清他的长相。

?? 奴隶冷酷的眼眸定在织云脸上,眨也不眨,那阴冷沉定的眸光,让她出了一会儿神……

?? 「咱们快走吧,织云姐!」小雀事已办妥,急忙催促小姐,并且挡在织云面前,遮去那奴隶的视线。

?? 那奴隶的眼神真教她不安!

?? 「好。」织云颔首,临走前回眸,再次望向奴隶的眼睛。

?? 他仍然傲立在原地不曾移动半寸,如猎鹰般冷鸷的双眼牢固地盯住前方……

?? 紧紧攫住织云的眼眸。

?? 织云与小雀离开野泉溪回到宫城时,天色已将暗了。

?? 织云城位在中土以北,地处高地,冬日天色暗得比往常还要来得急且快,在日暮时分,于夕照掩映下,矗立于织云城西南方的白色宫城,显得温暖平和,纯洁而且庄敬。

?? 这时节已临暮冬,春日将至,此时野泉溪白浊的热泉,比任何时候都还要浓郁温热,那浓醇的泉水,在秋季,能够压抑她不定期的,在冬日时,能温润她孱弱的肺叶。每隔十日,织云就必须回到野泉溪泡水,她的健康与野泉溪息息相关,这也是她自小到大,从未离开过织云城的原因。

?? 当然,她未离开织云城,还有另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 她是织云城的织云女。

?? 历来相传,织云城每代诞生一名织云女,织云女出生之时,七色彩云必定覆满织云城天际,传说织云女能召云唤雨,历代织云女,皆负有守护织云城的使命。

?? 召云唤雨。

?? 跨入宫城,织云微笑。

?? 自出生以来,她每日清晨仰天祈福,却从未使用过这样的能力。

?? 织云城民生活得保守,况且地处高原,易守难攻,十分封闭,加以近百年来中土无战事,即便有,也只是城邦间的零星小战。织云城百年来既无强敌外扰,城主慕义亦信奉无为安民之道,故织云城内无忧、外无患,城民渐得富庶,小小织云城,虽称不上繁华,却也自足有余。


 

小鱼儿|草根诗猜猜猜|猜十二生肖

Copyright 2002-2019 小鱼儿 版权所有 61320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