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
草根诗猜猜猜

龙生太子鼠打洞,一家不进二家门是什么意思啊?

文章来源:小鱼儿玩家社区

写其实就是血统论用大白话说了出来。血统论就是什么样的血统,子孙后代就是什么样的人。说的直白一点,就是罪犯的下一代就还是罪犯,农民的下一代就还是农民。贵族的下一代当然就是贵族。血统论是受到批判的论点。

龙生龙凤生风 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 曾经目光无人 横行霸道 到处欺负中立的王者联盟还能强势多久呢 很好奇 白天根本装死不出来 晚上也是早早被打进安全区 如今留下的却只有两条路 第一抱紧他们的爷爷无言 因为如今的联盟都是无言支撑着 第二 想尽一切办法破坏情义联盟感情 这也是王者联盟最拿手的 因为以前的王者都是靠合区或破坏敌对团结收敌对人才能强势 这几天的事情看得出来王者第二天路已经在实行 连p图都出来了 看见王者的丧心病狂 我是使人呵呵一笑 怪不得这游戏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

?日子看似风平浪静,可是所有人的心情都回不到从前。

????沈御风派人监督着陆静怡的一举一动,同时也让人注意着陆长青和江美仪的动向,没想到陆长青竟然多了一个儿子,而且正跟妻子闹着离婚呢。

????忽然见,沈御风就明白了陆静怡的疯狂究竟是从何而来。

????在监狱的这几年,她已经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而刚刚出狱,就知道了自己的亲爹又在外面生了一个儿子……

????陆静怡那么高傲的女人,又怎么能忍受得了呢?

????所以,她的偏激还有暴躁……也是有迹可循的。

????只是,陆长青在外面养的那个女人,比陆静怡还小,还真是不怕丢脸!

????安小虞听到沈御风说的这些,非常惊讶,“陆静怡不是一直被她父母捧在手心里吗?还有,她爸爸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沈御风笑了笑,“别人的世界是丰富还是空虚,咱们都无须理会,人和动物是有差别的,只是去想着满足自己的私欲,那跟动物也没什么两样。总而言之,陆静怡在陆家……恐怕已经失宠了,所以新仇旧恨加起来,也难免会做出偏激的举动。”

????安小虞垂眸,看着床上睡着的三个孩子,“真是不知道陆静怡要怎么折腾,如果是真的装疯的话,那这个女人的心机藏的也太深,太可怕了。”

????沈御风轻轻拥着安小虞的肩膀,“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跟孩子们的,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安小虞靠在了沈御风的胸前,点了点头,“嗯,我相信!”

????*

????一个多月之后,陆静怡出院了,她的左脸在车祸的时候被玻璃划伤,留下了那么狰狞的一道疤,除非做整容手术,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去除。

????江美仪看着自己那个原本高傲漂亮而又冰雪聪明的女儿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心酸不已。

????如今她的腿成了这样,脸还变得这么办狰狞可怕,就算她是陆静怡的亲妈,看着女儿的那张脸,心里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发憷。

????怎么办呢?

????现在带着陆静怡去做手术吗?

????可是最近这些天,陆长青那个混账王八蛋还一只催着她离婚,哼,可笑,他倒是要看看,她就这么耗着不离婚,那个狐狸精究竟能把她怎么样!

????陆静怡回家之后,整个人都那么安静,每天也不说话,只是自己一个人静静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看护拿着药去给她的时候,她也会很乖巧地接过来,“我吃了药就会快点好起来吗?”

????陆静怡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纯良无害,看起来也是那么楚楚可怜。

????只是等到看护离开之后,陆静怡就会悄悄把药吐出来,然后用卫生纸裹起来扔到垃圾桶中。

????那是治疗精神病的药,但是她……根本就没有病,所以怎么会吃呢?

????吃那种药时间长了,就算是没有病,也会吃出病来!

????回家之后,陆静怡从来都没有照镜子,因为她不用照镜子,只要伸手就能摸到自己脸上那深深的伤疤……

????这张脸,恐怕已经很是吓人了吧。

????这个时候,陆静怡听到了客厅里面砸东西的声音。

????“陆长青,你这个混蛋,你还回来做什么呢?每次回来你都逼着我离婚,那个小狐狸精究竟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让你这样乖乖听话?你这是想要逼死我跟女儿吗?静怡刚刚出院,现在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心疼自己的亲生女儿?儿子是你的,难道女儿就不是了吗?她小的时候,你也那么疼爱她,那么宠她,这些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陆长青深深吸一口气,“我都没忘,一点都没有忘,但是现在,静怡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静怡了,好好的一个女孩子,都折腾成什么样子了?这样的女儿,还能继承我陆长青的家业吗?你觉得我这半辈子打拼下来的事业,还能交到她的手上吗?你说!”

????“我……”江美仪梗住了,“静怡只不过是一时的鬼迷心窍,失了心而已,她现在的状态好多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相信,她一定会好的,我会找最好的大夫治好我的女儿!”

????“是啊,我也想要让女儿好起来,所以,我已经找了国外最好的大夫,过几天就把静怡送到国外去治疗!”

????“陆长青,你什么意思?把女儿送到国外去?你这是打断一辈子都不让女儿回来了吗?”江美仪更是愤怒了。

????“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咱们以前不也在国外生活了好多年嘛,毕竟那边还有很多的朋友,所以我也委托了医院的朋友来照顾静怡,顺便再帮着静怡做个整容手术,把脸上的伤疤给去掉,毕竟一个女孩子家,脸蛋很重要!”

????“脸蛋脸蛋,你就是看上那个骚狐狸的漂亮脸蛋了是不是?现在把她当成宝贝,我就成了鱼眼珠子是不是?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负心汉!”

????江美仪又大哭起来,伸手冲着陆长青打了过去。

????陆长青大喝一声,“够了!”

????他伸手握住了江美仪的手腕,将她狠狠推到了沙发上,然后伸手拽了拽自己的领带。

????“江美仪,我现在是好好在跟你说话。实话跟你说,我早就受够你了,现在静怡又变成了这副模样,你们俩让我在亲戚朋友的面前根本就没办法抬头。我陆长青的家业需要有继承人,但是那个人不是静怡,而是我儿子!

????所以,我不能让他背负着私生子的名声,不管你答应不答应,这个婚我都离定了!看在咱们夫妻这么多年的份上,咱们都好商好量好好说话,该给你和女儿的钱我一分都不会少。

????但是如果你还是想泼妇一样纠缠不清的话,别怪我不顾念咱们这三十来年的情分!我陆长青要是被惹毛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陆长青,你敢!”江美仪嘶吼道。

????陆长青哼了一声,“我怎么不敢?都说龙生龙凤生龙,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静怡做了这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她是谁的女儿呢?是我陆长青的女儿!所以,我要是发起狠来,绝对会让地面抖三抖!”

????江美仪的身子一下子瘫软在地上,“陆长青,你混蛋……”

????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

????陆长青都没有去看陆静怡一眼,摔门离开。

????而房间里面的陆静怡坐在窗前,看着陆长青的背影离开,心中的绝望和悲凉逆流成河。

????果然,想要将她打发到国外……呵呵,这要是放在古代,就算是被流放了吧,就像是犯人一样!

????可是她已经从监狱里面出来了啊,现在已经不是犯人了。

????别人看不起她,不愿意理睬她也就算了,但是现在,那个嫌弃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陆静怡攥起了拳头。

????就算是这个世界都抛弃了她,她也不害怕,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报复回来!

????*

????陆静怡转动着轮椅来到客厅,看着江美仪,说道:“妈,爸爸这是……要送我去国外看医生吗?”

????江美仪抽泣着回过头来,擦干自己的眼泪,“静怡,没事的,不管怎样,妈妈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

????“爸爸这是……真的不要我们了?妈,你去跟爸爸说,就说我没病,我好好的,让他不要赶我走!”

????江美仪连忙安慰道,“我知道,我知道,妈妈知道,我的女儿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儿!”

????“妈,你让那个看护走吧,她在这里就会让我觉得像是还在医院一样,我心里不舒服!”

????“可是静怡……”

????“妈,家里不是还有王阿姨嘛,有她照顾我们就够了啊!不需要再多一个人了,那样的话,也就不用再多发一份工资,这样爸爸是不是就不那么生气了?”

????江美仪那个心酸啊……

????换成以前,她的女儿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可是现在……竟然变成这样!

????“妈,我求你了,你把那个看护的辞退了吧,我会很乖的!”

????最后在陆静怡的央求之下,江美仪还是让看护离开了,说的是让她暂且回家休息一个两天,而且还把工资也结算了,还多给了三天的。

????江美仪说了,要是之后还有需要的话,一定会继续找她来帮忙的。

????看护离开之后,给沈御风打电话。

????“怎么样了?”

????“沈总,陆长青要跟江美仪离婚,而且准备将陆静怡送到国外。”

????“那陆静怡的状态……怎么样?”

????“之前我就觉得她像是在伪装,但是没有证据,而回家之后,我从陆静怡的垃圾桶里面发现了被她扔掉的药!那些治疗精神疾病的药,她都悄悄给吐出来了。”

????沈御风点了点头,目光深沉。

????“我知道了!”

????果然不出所料,陆静怡所有的一切都是装的,这么长时间真的不嫌累啊!

????陆静怡,究竟还想做什么呢?

????*

????这天晚上,陆静怡打开笔记本上网,在网上联系了私人侦探,让他们帮忙去寻找陆长青在外面包养的小三和她儿子的住处。

????她总觉得那个看护看着她……更多像是在监视她,撵走了,心里舒坦多了。

????她等待着,终于,那边给出了答复。

????那是一处登记在陆长青名下豪华公寓。

????陆静怡的唇角勾起来。

????柳蔓蔓……

????呵呵,比她还小,竟然想要当她的小妈,还想母凭子贵,笑话!

????那也要看看那个女人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小鱼儿|草根诗猜猜猜|猜十二生肖

Copyright 2002-2019 小鱼儿 版权所有 613202.COM